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百零二话成功脱险么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健康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百零二话成功脱险么kier很久没有这么自信满满的了,应该说自打决定意气风发的飞到中国后就再没做出什么令人瞠目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百零二话成功脱险么

kier很久没有这么自信满满的了,应该说自打决定意气风发的飞到中国后就再没做出什么令人瞠目的大事了。人一旦失去目标就会变得奇怪,不止是浑浑噩噩,有的时候人还会向着亢奋的方向发展,总之是与过去自己背道而驰。

真的要好好谢谢白慈溪。

这边kier很就进入了状态,陷入黑暗中的她用了的速度适应面前的一切,其实这里面带有假面化的作用相当的明显,想想看若是一般人要该如何才能辨别方向呢?

附带一提,从假面里看到的黑暗场景是略微发着蓝绿色的光芒的,像是自己脑袋上顶这个矿工灯一样,只不过它的照射范围是标准的圆形,而且相当的远。

就算是那样,这里的行走难度也远远的超过了kier当时所想象的程度。深色的洞穴岩石表面显得光滑而平整,像是被流水冲刷过,但是这里没有水流,连那能够穿透石头的水滴声都不存在。四下里一片寂静,像是被黑暗这个坏孩子含在了口中。与此同时,这里还有另一个让kier惊讶的事就是这里不可以让身体穿过,结实的石块虽然不明材质,但是作为灵体的kier此刻能够办到的却办不到就是这么回事。

这是个奇怪的地方,如此的严密不会轻易被突破,如果不是使用白慈溪和上官雯媚的结界法就法到达。这样的地方的确很是适合当作囚禁人的牢狱,而且只要禁止灵力使用,这里面的人就不可能出的去。

可是即使是这样,另一个疑问出现了,为什么这里没有什么人?按照从前探测时的情况可知这里是有人的,有很多的人。即使雯媚的探查法术做出来的模拟进程法显示活人的情况,但是可以显示大致生物的动态。而当时测试就是这里是人,换做kier的说法就是是警报。

然而却没有

也许答案即将出现在不远的前方,但是只要不远的前方还没有到来,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就还没有结束。她焦急地奔跑到下一个可以拐弯的地方,然而出现在她的面前的却是一个看起来加深邃的通道,就仿佛此刻她的前方是悬崖而不是的路一样,她瘫软在远处,巨大的压力让她没有丝毫的机会和勇气移动身子。

她迷路了

失去大量的闲杂人等,忘却了初那次模拟后的路径,在这样的黑暗中她还真的迷路了。就像自己曾经所说的那样,结果自己真的这么办到了。

论有没有闲杂人等可以威逼带路,这都不能成为kier的理由。明明已经说了自己要足够成熟。要足够的有用,然而却被白慈溪指出自己幼稚所在,明明已经信誓旦旦的向白慈溪说明自己绝不犯同样错误,可是现在的自己实在是糟糕透了。

这份失落化作形的巨肘,狠狠地将kier摁在泥土地上。她现在才发现不止是自己的生命会有危险,而且就算能够出去也绝不会在会长面前抬起头来。

“现在要哭丧脸还早呢,我还没见到静学姐”陈静的身影仿佛出现在她的眼前,也是长期的暗色环境,四周不正常的光线果然对哺乳动物很不利呢。

不过,过了一会。定神的kier却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别的东西。一晃而过的神色影子,似乎像是飘动的帘上下翻飞,带给人飘零的感觉之前先是惊悚。然而。那东西的漂浮范围在假面化的视野之外,却又能让kier辨别的位置。

坚强的撑起身体,kier用右手从背后缓缓地拔出了巨剑,好像那只是小孩的玩具一样轻巧,对于假面化后的kier来说。大力士这个称号似乎不足以体现她的完美。她的另一只手的袖子,下意识往眼下和鼻子上抹了一把。居然自己刚才掉下了泪水,原来这种时候是那么的令人后怕。

拽开脚步跟上前面那个影子的显得很小心谨慎,然而她的步伐论多么的清净,都似乎惊动了前方的黑影;她的走动论多么迅捷,都好像不能赶上对方的脚步。这般的不顾别人,这般的大步向前一瞬间让kier想到了陈静,但是她知道前面的影子就算是人也不可能是陈静。

那种感觉飘逸却不带有一丝的浮夸,就像是绑着重物的热气球,即使外表的装扮翻飞着但在那下面有着某种沉重的东西。

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不知道跟了多远,到后来索性kier已经不在乎有没有被前方的东西察觉了,失去这条就会失去一切。要不怎么说强大的人莫过于什么都没有的人,这种时候的kier就是这样的心态。

她的胆识勇气和轻便敏捷让自己逐渐走出了困境。在经过了像是很长时间的走动之后,一阵令人晕眩的光芒出现在拐弯口的另一边,转过弯道的kier很看见了一只洞口,这里将自己引向了开阔地面。

光滑的洞壁在洞外形成了一个像是水站蓄水桶的高大圆柱体,这样的直通天顶,即使看不到真正的外面的天空,但是那个高高的石壁还是让kier感到非常的震撼,难道这里要被蓄水?

看向身边,这才发现原来从刚才一直走在前面的那个终于显身了。他是个成年男子的体魄,但是他身裹在灰白布袍中的形象是在就像gat本人。

“你是gat?”

“往那边就可以接近你要找到的位置,还有小姑娘不要随口说出那个人的名讳。我叫做梅林,只是个**师身边不起眼的小角色,论你听过我什么传言请先将他忘记。”这个叫做梅林的人似乎说话的声音很是悦耳,而且和出身在英国的kier有着相同的强调

,像是个欧美人的样子。不过大半个面部被遮住的情况下,kier实在不可能判断出他的身份或是别的什么。

能做的就是顺着他的指引离开。就在她踏出两步向着指着方向的另一洞口前进时,身后的梅林似乎说了句后会有期,这让kier突然想到自己原来没有道谢。

急忙转身的少女仅仅看到黑乎乎的来路洞口向自己大张着嘴巴硬是要吃下自己一般,然而那名神奇的灰袍人却消失的影踪了。他站过的地方却没有半点那里诱人的痕迹,一切的一切恰似一场春梦。

“我究竟是怎么了?”抚摸着自己脑袋的kier应该没到喝酒的年纪啊,难道今天没睡醒还是精神错乱?不过梅林这个名字总是感觉在哪里听过,可就在此刻原本应该是能立刻唤醒kier记忆的事情却想不起半点头绪,这个名字应该让自己记得的,即使毫不关心的人也会知道,就好比中国人都知道孙猴子一样的出名。

赶紧顺着那个该死的洞口潜入另一个黑暗吧。难道自己又要迷路?

不过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的,因为另一边的黑洞中居然有微弱的火炬之光,同时那地方不再是磕磕绊绊。而是顺着四周墙边的旋梯向下延伸,倘若看到这深度kier就算拥有假面也断然不敢纵深下跃。

黑色的风景透露着恐怖和诡异的气氛,空气中凝聚着的灵子超过了现世应该有的水平,这些灵子可以构成思维,可以凝结成灵魂让每个涉足其中的感觉得到。kier站在这样的空气中不自觉的抖动着脖颈。似乎冻僵的肩膀遭受到了可怕的对待,像是突然有人喷洒干冰一样。

这样的环境让kier这个自由之身尚且不自在到几近疯狂,何况是被囚禁多时的假面呢?在这里虽然身体收到的伤害量并不会很高,但是精神上似乎获得了巨大的创伤,就像是法阻挡的狂风大浪一样。

想到这里kier迅速的冲向了下方,她听从梅林的指示。为了这种时候她甚至决定做出任何的事情,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让她从中受益,她在奇怪的时间。相信对了个奇怪的人类。这也许就是命运,总之当底层的黑暗侵袭到kier的身体时,她已经抵达了前端的一座黑色大铁门栏。

那只带着古旧的黑色的门面,像是一只怪物一样强大而威武的守护着这里。贴近那扇冰冷的铁块,门的另一边像是没有丝毫的生机。亦或者是这扇门具有的强大威力将一切格挡在两边,像是阻挡牛郎织女的银河一般。

“不能等了。已经不能在”也许自己说的话不会有人听见,但是她可以感觉自己的内心会好受点,这样让自己能在冰冻中尽的认清情势。

举起【惩戒】的kier突然发现此刻自己的双臂非常的沉重,似乎远远超过了平时,这样的重量是不可能难倒自己的,然而这说不清楚的难度真是让人

很不幸手中的巨剑滑落了下来,难道自己跑下来累了不成,这岂不是笑话嘛?

“找到你了?你是来救人的吧”

“哇!!!我哦我我只是路过。”突然被身后镇定的男声吓住的kier似乎再也法忍受,她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在这种地方为什么自己的心理会那么丰富的表现呢?

“别害怕,是我。”转身看向后方的kier发现了那个人的样子,气喘吁吁飞奔到达身后的真是夏琳。“我是侯存欣,你知道我们换了身体吧,那么kier你退后。”

拉开kier的侯存欣一挥手,从袖中掏出的银色物品,吸引了她的眼球,然而仅仅只是晃动了一下黑色的门板便悄声息的开出了九十度的大小,和之前的铁壁模式不同,就像是在欢迎他们一般。

“为什么”

“闲话回去再说,我现在就要变回原来的身体。”夏琳的胳膊处被插进了刚才的那一抹银色,看来是个尖锐物,鲜血留了下来,溅了一地可是侯存欣却忍住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逐渐消失,然后在同样的地方侯存欣本尊的身体出现了。“别担心,kier。那个银色的东西是这扇门的钥匙,这里是富灵子区,你跟着陈静应该听说过,这里灵压浓度过高,是因为某些装置或者法阵的缘故,你此刻的动作犹如身在水下操作一样困难。我的身体出血就会让法术消失,让真身归位。听懂后就跟我冲进门。我会在瞬间急破门内的装置,让这里变得正常,而你立刻用自己的方式原路返回。”

“我怎么返回啊?”大声喊出矛盾的kier很是委屈。

“别叫。这是一个由gat设置的召回法术,你只要达成一定条件并想着后传送的位置就可以了。条件是抓住两个假面女孩,即使是遗体也行。”

黑暗中没等kier真正说好就立刻冲进去的侯存欣的像是闪电,白色的袍子突然披在他的身上,而在他的脸上出现了纯白色的假面。这不是

紧随其后的查理尽自己大的能耐跳到下方的监狱栅栏前然后挥击打破门板,迅速突入后才看清这里被铁链固定住的两个女孩,因为距离有些远花了一点时间伸长手勾住这两个人的肩膀。

被强迫蹲下的女孩因为kier的抓握而吃疼的呻吟了一下,但是她的忍耐力足够强大,另一边的女孩虽然被捆在地上住眼睛,但是当kier伸手探来时她还会跟着条件反射避让一下。不顾终握住两边的kier开始焦急的寻找侯存欣。

原本以为自己挥剑如此困难的地区,侯存欣就算是个假面也应该和自己一样困难,然而在远处的侯存欣像是闪电般的速度和雷电样的打击力很破坏了一只红色的巨大玻璃球。随着灵子的对流使得这里刮起了久违的穿堂风。

“侯存欣!!!”

“别管我,你走了我就好脱身了。”侯存欣假面下的声音从容不迫,刚才迅速的作战难道都没有给他造成压力的么?那么留在此地的三个女孩疑是他的累赘。在光芒中想象着房间,想象着白慈溪的说教,想象着大家的少女带着身边的人消失了。

侯存欣看到这一幕很是放心,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让他不愿意听见的声音穿了过来。

“我说为什么会有这么了不起的计划,原来是你,凯特。不愧是你才能办到,也不愧是你让我喜欢。”查理带有娇气的声音出现在后方,同时带着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如果不用身去抵挡,难么侯存欣根本扛不住,现在应该说是凯特上校为妥当。

“真奇怪,侯存欣竟然是凯特?”傅林美冷静的声线也传了出来,逼入一角的凯特内心大叫不好。

居然两个人在一起!!!!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